1. <rp id="pes2k"></rp>

      authorImg 若峰

      資深媒體人,出版人,曾做過電影人。

      當你情不自禁哼起這首歌

      導讀

      《我和我的祖國》應該說是幾十年來最有影響的歌曲之一了。

      (一)

      2005年那個夏天,電視觀眾都被一個叫《超級女聲》的節目搞得有些迷狂。

      一個叫張靚穎的成都小妹妹,唱麥當娜,唱克里斯蒂娜,唱瑪利亞·凱莉。一個叫周筆暢的湖南小丫頭,唱陶喆,唱R&B。一個叫李宇春的成都小姐姐,唱拉丁曲風的歌。把那個夏天搞得如癡如醉。

      2005年《超級女聲》2005年《超級女聲》

      最后的決賽,選手們造型樸素,有一種洗盡鉛華之感。靚穎妹妹穿了一件有點老氣的灰色背心,唱了一首和整個夏天的曲風不怎么相同的歌。一開口,就引起了屏上屏下一片歡呼,她的嗓子可以嘶吼豪放,也可以細膩深情,那天,她唱這首歌,有一種款款之感,娓娓道來。

      就這首歌,讓靚穎姑娘又圈了好多大齡粉,我就聽到我的一位快要退休的領導說,原來張靚穎唱民歌也唱的這么好!

      我記住了她那天唱的歌的名字:《我和我的祖國》。這首民風濃濃的歌,唱響在時尚潮流的超級女聲舞臺上,竟如此和諧。

      張靚穎張靚穎

      其實這是一首老歌,寫于1980年代,詞作者張藜和曲作者秦詠誠,都是江湖老將。張藜是電視劇《籬笆、女人和狗》的作曲,那首《籬笆墻的影子》曾經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的到處傳唱,紅遍大江南北。秦詠誠更是大名鼎鼎,1970年代曾經驚動了毛澤東親自批示的電影《創業》,就是他作的曲,那首“青天一頂星星亮,荒原一片篝火紅”的歌聲里,是抑制不住的豪邁和深情。

      (二)

      不怕暴露年齡,我出生在1960年代。在那個進行曲環繞的年代,似乎每首歌都意氣風發,斗志昂揚:《我們走在大路上》《雄偉的天安門》《我愛北京天安門》。這些歌的旋律唱起來都特別激昂,用現在的話來說是唱起來特別嗨!

      到了1970年代,曲風發生了一定的變化,出現了一些悠揚一點的抒情歌曲,代表作就是《北京頌歌》,雖然在副歌部分還是走向了快節奏的激情路子,但是這首歌的前半部分特別抒情。聽慣了進行曲的人們,一下子就被這首歌曲打動了,就這樣被你征服。

      時間大概是在1973年,歌壇又發生了一些事情,一批1930年代的老歌重新錄制了,如《畢業歌》《到敵人后方去》《鐵蹄下的歌女》《大路歌》《開路先鋒》等,不過大多都重新填了詞,組織了中央樂團合唱團和一些歌唱家來錄音,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放。比如《開路先鋒》這首歌,是1930年代左翼電影《大路》的插曲,大明星金焰唱的,那時還在百代錄了音,出了唱片。聶耳的曲調寫得很鏗鏘,配上有時代特色的詞,唱起來也很上口。

      再后來,抒情歌曲的歌曲就漸漸多了。到了改革開放后,曲風更是多元了,流行歌曲有了,歌星紅了,從家里的錄音機跟唱到專業的KTV麥霸,占榜首的總是那么幾首情不自禁就能哼出來的歌。

      (三)

      一聽到《我和我的祖國》這首歌,我就覺得和好多歌不太一樣。分析它的詞風、曲式如何,那是專家的事情。它能長期傳唱,在我看來,最大的原因,是它的真摯。

      其實音樂是非常微妙的,它可以用情緒代替理性,豐富人們的表達。若詞曲作家,真摯地用心用情,作品便能流傳,留存內心。

      這讓我想起了朱踐耳先生。一提到這個名字,大家立馬會想起一首歌,叫《唱支山歌給黨聽》。這是一首年代感很強的歌,是藏族歌手才旦卓瑪的代表作,唱了一輩子。1960年代的電影《雷鋒》曾經把它作為主題歌。其實,那時同樣類型的歌很多,但是隨著時間的流動,許多歌融進了歷史大河中,波濤變成靜流。

      朱踐耳(1922年10月18日—2017年8月15日),作曲家朱踐耳(1922年10月18日—2017年8月15日),作曲家

      可是朱踐耳先生的這首歌卻留了下來,不說它旋律的簡潔精巧,用最平穩簡單的旋律變化,構成了完整的起承轉合。只說這位上海長大的安徽才子那張樸素的臉,聯上他的文章、經歷,那個時代里一個藝術家樸素真摯,躍然在曲上,流動于旋律。

      后來,朱踐耳先生還寫了好多作品。每年央視春晚之前,都會有一段預熱畫面,其配樂《節日序曲》就是朱踐耳先生的作品,以至于,我經常覺得,整個晚會的音樂里最打動我的,還是朱先生那首真摯質樸的《節日序曲》。

      去年在成都輕安,我聽到了上海音樂學院的鋼琴家謝亞雙子女士演奏的朱先生的一個作品,是他為一個芭蕾舞《思凡》寫的一個鋼琴曲,用奏鳴曲式把一個小尼姑內心的各種靈動表達得有一種玄妙感,雖然是幾十年前的作品,仍驚為天人,沒有音樂上的大才,是寫不出這樣的旋律的。這位印象當中寫激昂進行曲的老先生,在內心里還有好多靈動表達,他的《黔嶺素描》《納西一奇》,雖然和他寫的很多歌曲有不同,但是有一條卻是一致的,那就是,才情和真摯的共生。

      (四)

      《我和我的祖國》在30年多后又火遍了大江南北,可能就在于什么樣的演唱方式、什么樣的表演形式,都可以來和這首歌發生關系。美聲、民歌、流行,都能唱,獨唱、合唱、快閃唱,都合拍妥帖。

      對這首歌的演繹,唯一有爭論的,恐怕就是天后王菲了。對王菲的演唱,聽眾的觀點有嚴重的分歧——贊美如潮,毒舌四起。其實我相信王菲唱的很用心,很用功,很用力。唱歌是一種態度,一直以來,王菲的取勝之道,也是她的一種態度,不羈隨性中又有一種較真。

      有評論用她的吐字方法來說事,就像不能用吐字清不清楚來拿周杰倫說事一樣,周杰倫唱歌的一切方法代表了他對這個世界是如何拆解。王菲把《我和我的祖國》這首歌唱的很王菲,這是她的正確,不是她的錯誤。也許錯誤在于聽眾在聽她唱這首歌的時候,發生了很多的聯想和位移。后來我想,其實,每一個歌手的類型其實是早已經定了的,王菲還是唱她的《心經》比較合適一點。

      《我和我的祖國》應該說是幾十年來最有影響的歌曲之一了。正寫到這里的時候,川劇演員崔光麗發來了她唱這首歌的版本,第一段的唱法和李谷一比較相似,第二段就全部用的川劇唱腔來唱的了,還有點清音的味道,聽起來竟然渾然一體。

      【責任編輯:肖肖】
      show
      网赌戒掉的